人文文化

首页 - 企业文化 - 人文文化

远赴云南,曲折借款路

            谈起199212月份那次与张建宏董事长远赴云南拆借资金,时任县建行副行长的薛国珠开玩笑地说:“没有两条命,千万别跟着张建宏出门。”

199212月份,公司准备上3000吨的“R22项目,而其中两只反应釜就要800多万元。当时账面上还不到100万元资,仅能保持正常的生产经营,上项目的资金缺口太大,只能靠借贷。张建宏董事长跑遍全县、全市银行,却没贷到一分钱。适逢国家宏观调控,各家银行紧缩银根,像东岳这样的乡镇企业要想货款,比登天还难。这时,建行一位负责同志告诉张建宏董事长,听说北京有家建行在开展一种业务,可以拆借部分资金。得到信息的张建宏董事长,立即赶赴北京,县建行也派出一名副行长薛国珠一同前往。当他们兴冲冲赶到北京时,人家已经停止了那项业务。但同时得到一个新信息:云南昆明有家建行还有这种业务。

来不及多想,俩人随即准备好了有关材料,匆忙赶到昆明。费尽周折才知道,办这种业务的不是昆明,是500公里以外丽江的一家建行。两人赶紧赶到长途汽车站,坐上了一辆连玻璃都不全的客车。山路崎岖不平、上下颠簸,深夜近12点钟两人才到达目的地,找了家阴冷潮湿、霉臭熏人的旅馆住下。

经过连续5天的奔波,两人很幸运地拆借到了期限为三个月的200万元资金。拿到汇票,董事长马上打电话告诉了老王厂长、刘总,大家都特别兴奋和高兴。回去的路有远近两条,远的是从丽江返回昆明再到济南,近的是从丽江走山路到四川攀枝花,赶到重庆乘飞机回济南。当地人也说山路虽近但是交通不好,还可能遇上劫匪。但是考虑到项目急用资金,董事长还是选择了路程较近的山路。为了防小偷,董事长还专门把身上带的一千元钱分着放在了上下衣及鞋子里。上路后,车还没离开丽江就抛了锚,修了两个小时后没走多远又抛锚。开开停停的汽车在七个小时的车程上跑了近十个小时,才临近攀枝花。这时,一帮人突然从路边窜出来把车拦住,要强行上车。司机坚决不让他们上。这伙人突然一哄而上就砸碎了汽车玻璃。反应机敏的张建宏董事长赶紧喊薛行长:“快趴下,用大衣捂住头。”由于慌张,薛行长眼镜掉了,又忙着找眼镜。为了保证薛行长的安全,董事长赶紧让薛行长钻到座位下。打骂声、呼救声、玻璃破碎声乱作一团,司机被打得满脸是血。警察赶到后才控制了局面。天已大黑,公交车没有了。两人没有办法,只得边走边拦过往车辆,终于搭上了一辆去攀枝花市区的小巴车。买上凌晨两点去重庆的票后,饥肠辘辘才让他们想起一天连赶路带惊吓,一天都没吃东西了。趁等车时间,两人匆匆在火车站里吃了碗面条。

在火车上,疲惫不堪的两个人把大衣服向衣架上草草一挂,就躺在火车座位上睡了起来。凌晨四点,正当车箱里人们睡意正浓之际,车箱里上来了一伙卖猪脚的人。事实上,他们打着卖猪脚的幌子偷抢乘客的财物。张建宏董事长迷迷糊糊感到有人拿着把刀挨个翻衣架上的衣服。由于现场乘客都在睡觉,自己又势单力孤,张建宏董事长眼看着自己衣服内的200元钱被他们抢走。而熟睡中的薛行长对这一情况还一无所知,直到到达重庆后,张建宏董事长才告诉薛行长被抢的事。

    历经艰险,费心周折,200万元钱终于用上了,项目得以顺利进行。但这三个月的货款,没出一个月催帐的就上门,董事长又踏了拆西墙补东墙的借款之路……公司后来成为多家金融机构的优质客户,特别是企业上市后,金融单位对东岳的授信额远远大于资金需求,远赴云南借款的事一去不复返了,但这个远赴边疆融资的故事却让我们永远也不能忘记。
上一篇文章:一天五粒安定片
下一篇文章:赔本的买卖

中文域名:东岳集团.中国 离子膜.中国 通用网址:东岳集团 中国东岳 山东东岳 东岳联邦 东岳化工 东岳高分子
©2010东岳集团版权所有 鲁ICP备07013703号

用微信扫一扫

400-161-7776